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史苑撷英
父子岭伏击战

【信息时间: 2015-10-29   阅读次数: 】 【打印】【关闭】  

 

  1938年,坚持三年艰苦斗争的南方八省游击健儿,汇成一股滚滚的抗日铁流,统一整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投身大江南北的抗战斗争。
       新四军军部驻皖南泾县的云岭镇。
       云岭镇三面环山,一面是水,是个山明水秀、物产丰富的地方。山上峰峦起伏,清脆的修竹掩映着苍松翠柏,春天,鸟语花香,映山红漫山遍野,阳光照耀下更加绚丽灿烂,像一幅浓艳的油画。青戈江流水淙淙,平日清澈见底,春汛初发时,江水漫去了河底的鹅卵石,漫去了两岸的沙滩,从山谷中滚滚而去,带去了人们的无限憧憬和遐思……
       自从军部驻下后,每当黄昏,云岭山边,青戈江畔,穿着灰军装的男女青年唱起了嘹亮的歌声:
       光荣北伐在武昌城下,血染着我们的姓名!
       孤军奋斗在罗霄山上,继承了先烈的殊勋。
       千百次抗争,风雪饥寒;
       千万里转战,穷山野营……
       这块抗日的圣地自然是日本侵略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1939年11月,日寇纠集3000余人向我云岭的北大门繁昌地区进犯。敌人进行的这次“扫荡”前后历时20天。傅秋涛指挥的老一团,配合谭震林指挥的三支队,在繁昌东郊的峨山头阻击日军,我新四军采用运动战的战法,打得敌人疲于奔命,日军最后以伤亡800多人的代价灰溜溜地结束了这次扫荡,连川岛指挥官也一命呜呼。
       抗日的圣地——云岭又恢复了往日的绚丽和安宁
       但是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
       1940年4月日本侵略军再次结集京沪线上3万余兵力,从芜湖、贵池、荻港分三路向皖南内地“大扫荡”。4月24日,日军步骑兵5千余人,渡过青弋江攻陷南陵。25日,日军又分步骑炮兵2千余人,借空军掩护由峨岭向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进犯。驻守在南陵县城、峨岭国民党五十二师和一四四师均不战而退。
       新四军军长叶挺命令老一团秘密开进三里店一线伏击西犯日军,保卫云岭军部。
       老一团团长傅秋涛、副团长江渭清沉着迎战。根据军部的战略部署,团部密商了“请君入瓮”的战斗计划。傅秋涛命令一营坚守土塘东北一带高地,阻击企图从吕山进攻云岭之日军,如敌进攻父子岭,就待机接应二营;命令二营扼守父子岭阵地,阻击在芜青公路上的运动之敌;命令三营主力运动到三里店以北湖南街附近,切断日军的交通,截击其辎重运输,并以一部担负警戒及骚扰三里店之敌。25日夜晚,各营秘密进入阵地。
       根据团部命令,二营布置四连在大塘坳(公路以北)附近分散隐蔽,以配合路南主力夹击并牵制敌人;五连在父子岭一线占领阵地,伏击公路上的进犯之敌;六连进入父子岭东南高地车山隐蔽,待机出击。营的指挥位置在主阵地父子岭。
26日上午8时许,日军步骑兵2千余人,在飞机的掩护下,向三星街窜来,进入了二营伏击圈。日军先头部队首先与公路以北的四连开了火。埋伏在公路南侧父子岭一带的五连,也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父子岭与车山之间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谷,山谷间是一片毫无掩蔽物的水田,敌飞机、机枪不停地向五连扫射轰炸,五连且战且转移,敌人从正面包抄上来,这时,车山上的六连响起了机关枪,以猛烈的火力,掩护五连转移。接着,4架敌机轮番在车山上轰炸、扫射。当敌人渐渐逼近时,车山附近主力一营出击,在吕山冲与日军展开了白刃肉搏,激战4小时,在消灭部分敌人后撤出车山。
       二营伏击目的已达到,便逐渐向安吉石根汤方向集结,以吸引日军深入一营阵地。日军进入一营阵地,遭到突然袭击大吃一惊,慌张丢下数十具尸体向大通方向溃退。
       父子岭战斗从上午8时开始到下午4时结束,8小时激战粉碎了敌人企图进攻云岭的梦想,打死打伤日军317名,缴获战马20匹,武器21支,子弹5000余发,掷弹筒37枚,火药两箱,信号弹10发;我新四军一团伤亡84名。蒋介石和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闻讯,也对新四军老一团通报嘉奖。
       捷报传来,皖南人民深受鼓舞,云岭山下沸腾了。人们扭起了秧歌热烈慰问人民子弟兵,还纷纷送来猪肉、鞋袜,毛巾等,一首《父子岭战斗之歌》在云岭山下传唱,青戈江畔又响起了嘹亮的歌声。
        陆子森根据《开国将军傅秋涛》等文章编写

点击放大
图为:1941年皖南事变后,部分突围出来的同志与傅秋涛夫妇(前排坐者)合影。

                                                                                    云岭散记
                              梁立旗
  
  金秋十月,终于有幸踏上了前往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的旅程。旅行大巴跨江越岭、一洼四面环山的美丽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一个粉墙青瓦的江南古镇坐落其间。导游告诉我们:目的地到了。
       新四军军部旧址就静静地肃立在这青山绿水的怀抱中。
  一踏入古镇,叶挺将军的铜塑便映入我们的视野。简简单单、朴朴素素地耸立于纪念馆外道旁的小树林里,与春风为伴、与冬雪相依。战火硝烟中威名赫赫的铁军军长,生,坚贞而浩然,尽显共产党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节操;死,谢纷华而淡泊,静寂犹闻侠骨香。
  在新四军大会堂前的广场上,肃立着项英同志的塑像。这位皖南事变中捐躯的新四军最高将领,死后近半个世纪还蒙受着“右倾”的阴霾。历史是公正的,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对中国革命和党的事业忠心耿耿的项英同志,终于得到党和人民客观公正的评价,项英同志的英灵当含笑九泉。
  怀着虔诚和崇敬,步入新四军军部大会堂、云岭碑园、烈士陵园……新四军光辉的历史深深震撼着我们。
  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党领导的南方游击队在抗日救亡的旗帜下,开赴皖南、开赴抗日前线,同日、伪、顽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中,九千新四军英烈惨遭国民党顽固派的围歼,茂林、云岭血流成河。历史在这里永远刻下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滔天罪行。
  从抗战到解放战争前夕,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无数新四军将士抛头颅、洒热血,仅牺牲的团级以上干部就达四百多人,还有数以万计的新四军无名烈士难以统计。这些英雄群体含笑而赴天国,不朽的忠魂,如日升月恒。
  在这里也留下了共和国开国元勋的足迹和身影。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党中央时刻牵挂着云岭新四军将士的安危。周恩来、刘少奇等人受党中央的委托,曾先后冲破日伪和国民党的重重封锁,来到这里指导视察,给浴血奋战的新四军将士带来党中央的关切和问候。“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那是周总理对皖南事变死难烈士的永恒悼词。
  峥嵘岁月的云岭,走出了军中儒帅陈毅、大将粟裕、张云逸和优秀指挥员邓子恢、叶飞......还有英年早逝的彭雪峰、罗炳辉......这些彪炳千秋的战将们撑起了新中国的蓝天。
云岭的水至柔至静至媚,云岭的山至刚至险至峻,“青山埋忠骨、绿水慰英灵”。愿新四军英烈与云岭青山永伴,与云岭绿水长存。选自《巢湖日报》

点击放大
图为:新四军云岭军部旧址。

 

                              傅秋涛将军简介

  傅秋涛(1907-1981)湖南省平江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杰出的军事工作领导者,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傅秋涛从小给地主放牛、做长工。1925年参加工人纠察队。1927年参加平江农民暴动。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转入中国工农红军,是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参加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
       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一支队一团团长,一支队副司令员、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新四军第七师副师长。解放战争时期,任鲁南军区政治委员,鲁中南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第一副书记,山东军区副政治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山东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中央复员委员会秘书长,中央军委人民武装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队列部部长、动员部部长,总参谋部顾问,是第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七、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

图为:新四军第一支队副司令员,第七师副师长傅秋涛将军。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史志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0054709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