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史苑撷英
回忆我的母校——金沙小学

【信息时间: 2016-8-1   阅读次数: 】 【打印】【关闭】  


  1932年我从杨家港小学初小毕业后就离开家乡,考上金沙镇上唯一的一所公立完小——金沙小学读高小(五、六年级)。那时,金沙小学位于金沙镇的南边,西洋桥东。学校的具体状况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院子里都是绿树、花墙、青瓦,环境优雅。学校的南边是一片操场,还竖有一付篮球架。
  我们这些学生大都来自农村,除了家住金沙镇的同学外,其余都是寄宿生。由于学校校舍有限,只有男同学住在学校里,而我们女同学就住到金沙镇北边的北川门小学的房子里(当时北川门小学停办了)。
  我们这些十二、三岁的女同学每天早晨5、6点钟就起床,从北川门走到镇南边的金沙小学本部,中途必经一座石板桥(桥的名字忘了)。吃过早饭,先早读,钟声敲响,老师进教室开始上课。我们白天在学校上课,晚饭后回到北川门宿舍做晚自习。那时我们学习都很自觉、勤奋,没有老师监督,自己看书到很晚,困了打个盹起来继续读书。有时肚子饿了,几个同学就到外面小巷子头上的馄饨挑子上去每人吃一碗。现在回想起来,那馄饨还是很香的,如今倒没了那种馋劲。
  那时学校开有语文、数学、地理、历史、体育等课程,我们五、六年级各有两个班级,每班约有50名学生。校长王心一先生是我父亲的好朋友。学校的老师们教书都很认真,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的级任老师李君默先生,应该算是我们这些年幼孩子们的启蒙老师了。当时,李老师刚刚高中毕业,至多20岁的样子。他主要教我们的语文和数学,我们最爱听他的课,所以我后来上到高中,语文、数学的成绩都非常好。他除了教我们课本上的内容,还要我们多读课外书籍,他指定要我们读一些进步作家冰心、芦隐等人的作品,还有一本《爱的教育》(作者记不清了),这些书籍对我们影响很大,教育我们如何做人、做事,为我们后来走上革命道路从思想上奠定了基础。
  在金沙小学毕业之前,李君默老师要我们每个人都像那些文化人一样给自己起个笔名,于是我们全班同学都给自己起了一个有新文化意义的名字,并相约都在后面加上一个“君”字,以示对李老师的尊敬和纪念。我原来的名字叫张宏芬,是我父亲按家族辈分给我起的名字,从小我就比较好胜,在老师的影响下思想也比较活跃,就给自己起个新颖的“颖”字,叫张颖君。这个笔名,我一直用到1940年离开家乡参加革命,才改叫张颖。我们班有个女同学叫张景如(现名黄一冰),她的姐姐叫张景明是南通女子师范的毕业生,据说李君默老师后来就与张景明结婚了。七十多年过去了,李君默老师后来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但对李君默老师的敬重却一直留在我的心底。
                                金沙小学老校友:张颖口述
                                 二女儿宋晓桦记录整理
                                 二〇〇五年九月十八日
                              (此文系应金沙小学校友会约稿所作)

作者:卫清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史志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0054709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