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72年前,南通县抗日民主政府曾设在我家园上

【信息时间: 2015-4-23   阅读次数: 】 【打印】【关闭】  

 

     每当我看到通州区人民政府那一幢幢端庄亲切的办公大楼,就不由得让我想起她的前身——南通县抗日民主政府曾设在我家园上,一幕幕令人回味的往事,浮现于脑际。
     那是1942年左右的抗日战争时期,县政府没有固定的地方,之所以我园上成了县政府常驻的处所,是因为有如下条件:比较偏僻、安全,在张家沙、骑岸和十总店之间,离日寇据点金沙、石港和掘港较远;一个大园,有三十多间房屋,可容纳二三十个外客食宿。一块大场可容纳一二百人开会。家园前后各有一座小桥,昼搭夜拆,比较安全。
     时任县长梁灵光夫妇,就住在我家后屋里。什么铺板,桌凳,油灯甚至便桶都是我家借予的。所有的同志和我们都处得很好,向我们讲革命道理,撒播革命种子。一位记者和我大哥黄敬亲如兄弟。那时我只有十一二岁,知之甚少,常常见他俩在里屋长谈。我好奇地探头听听谈些什么。大哥老是叫我走开,别待在这儿,去别处玩。我心想,你们哪有这么多话谈?
图为:黄运清的侄子黄维康(78岁)根据记忆绘画的“黄运清大园”图景。梁灵光当年就住在朝南屋左侧后屋。
     后来才知道,他俩在谈革命道理。我的大哥从那时起,开始接受党的教育,一步步走上革命道路,后进了华中建设大学,成了革命干部。解放战争时期,随军去江南,担任过一段时间的淞江县县长。
     县府的工作人员相当忙碌,不是开会讨论什么,接待上下级来客,就是外出到群众中去调研,经常挑灯夜战,超负荷地工作。尤其是梁灵光县长的房间里,有时灯光通宵达旦地亮着,我们起身时,他还在伏案办公。记得在大园场上,开过200多人的大会,梁灵光县长铿锵有力的话语,感人至深,充分表达了我党我军粉碎敌伪扫荡和“清乡”的决心和信心。
     县府工作人员的生活艰苦朴素,吃的元麦粯子,很少开荤。炊事员上街买菜前,老是问司务长买点什么,司务长说,买点黄芽菜或豆腐。他们穿的灰色土布衣,每人都有一个针线包,一有空就缝缝补补。他们并不是一直住这儿,一旦情况有变,他们就趁黑夜行军,用一名小战士的话说,首长要求我们做到“三得”,即“吃得”、“饿得”、“跑得”,其艰苦程度可想而知。他们临行前总是把室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不会留下机关居住过的任何痕迹。
     他们的工作、生活虽然很艰苦,但很乐观,常开展一些简易文体活动。至今我还能哼唱的一首歌《我们战斗了五年》,就是从他们那里听会的。
     岁月峥嵘,光阴似箭,直到1949年春,南通县境解放,县人民政府移至金沙办公,才结束了县政府“打游击”的历史。
 
 
(黄永光)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史志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0054709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