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通海自卫团团长汤景延的传奇人

【信息时间: 2016-4-14   阅读次数: 】 【打印】【关闭】  

 

被称为全国十大卧底将军、曾任通海自卫团团长的汤景延,在其革命生涯中,以其过人的胆略、机智勇敢、出生入死,多次承担党交付的极其艰险的任务,肩负着特殊使命,演绎着惊心动魄的传奇人生,成为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江苏省50位英雄模范之一。
一段不寻常的曲折经历
汤景延,名克祚,字景延,如皋城西陆家庄人。19044月出生于一个破落地主家庭。他先后在陆庄小学和安定小学读书,15岁安定小学毕业,正逢1919年“五四”运动高涨,他幼小的心灵里激起了强烈的爱国思想,他憎恨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憎恨封建军阀的黑暗统治,憎恨地主豪绅对平民百姓的残酷压迫和剥削,对当时的国家社会制度深为不满。当年,他考入南通商业学校读书。由于学校克扣学生伙食,他十分气愤,在同学中大胆公开揭露。因为此事,校方恼羞成怒,竟然将其开除学籍。汤景延并不气馁,又经过自己刻苦努力,于1921年重新考进上海东亚体育专科师范学校。在上海读书期间,他接触了许多有识之士,受到了革命思想的熏陶,逐步增强了反帝反封建的意识和确立报效国家的志向。1924年,他学成毕业,正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在国民革命思想的影响下,参加了中国国民党组织。接着,便回到家乡如皋任如城体育场指导专员兼童子军教练。1927年,他先后任国民党如皋县党部监察委员和宣传干事。他敢于直言,常以激烈的言辞评论时局和国民党统治的种种弊端,倡导共产党的主张。是年冬,国民党借“清党”之机,将其以言论过激和与共产党接近,而被解职,排挤出国民党如皋县党部。汤景延对此愤恨不平,毅然脱离了国民党。
1928年,汤景延回到母校陆庄小学担任体育教师。期间,通海如泰的农民运动不断兴起,随着“五一”农民暴动和农民运动的高涨,农民赤卫队的发展,工农武装红十四军的建立,整个江海平原汇成了一股革命洪流,冲击着国民党反动当局的统治。汤景延在这新形势的鼓舞下,他不仅同情工农革命运动,而且多次公开发表反帝反封建的演讲,支持工农革命运动。为此事,触犯了国民党如皋反动当局。1930年秋,将其逮捕入狱。其家属变卖所有田产,千方百计进行营救。后通过地方知名人士多方活动,才得以担保释放。汤景延在如皋屡遭迫害,不得不离乡背井,到邻县南通、海门等地另谋生计。
1937年芦沟桥事件发生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抗日烽火燃遍全国。汤景延怀着一颗赤诚的报国之心,投身于抗日活动,参加了打着抗日旗号的江苏省第四行政专员公署谍报处工作(驻海门)。19383月,南通城沦陷,接着通如海启各县也相继被日军侵占。汤景延决心抗日,便在海门灵甸港参与组织成立了海门人民抗日游击总队,任副总队长。后因总队的番号多变,曾被改编为江苏省保安九旅五团,时任少校团副。1939年前后,在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中,省保安九旅五团在火拼中被缴械,后接受国民党改编,转往泰州鲁苏皖边区游击指挥部二纵队颜秀五部任炮兵营长、支队副、团副等职。部队驻江都时,正好与新四军进驻江北的挺进纵队相邻,友军之间的相互交往,汤景延结识了新四军挺进纵队三团团长梅嘉生,在过从甚密的交往中,使汤景延对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新四军等抗日武装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为表示他对新四军的友善和敬佩,他曾以弹药支援新四军,并与新四军建立了秘密的联系。
19407月,颜秀五反共媚敌日渐暴露,开始在他所属的二纵队内部搜捕共产党人,并强令军官家属撤离部队。汤景延对此深为不满,对颜秀五也早有警觉,他借机以陪送家属回乡为名,离开并摆脱了颜部的羁绊。他决心弃暗投明,在新四军苏皖支队找到了陶勇、卢胜、梅嘉生等领导,参加了新四军。他受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的委派,担任刚起义过来的原保安四旅孟宪平团任参谋长。19412月,国民党鲁苏边区游击指挥副总指挥李长江投敌,孟宪平也尾随效尤,公开叛变。在这关键时刻,汤景延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当即果断地登高一呼:“弟兄们,愿跟新四军抗日的,跟我来!”他这一呼来真灵,拉回了一部分人和枪支,加入了新四军一师三旅。汤景延屡经曲折,终于找到了归宿,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真正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为一位坚强的革命者。
一次打入敌人内部的特殊战斗
汤景延随新四军一师三旅来到江海平源以后,一度由部队转到地方工作,担任南通县第10区区长。
1942年初,屡经考验的汤景延,由苏中四地委社会部部长陈伟达介绍,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特别党员加入了党组织。可外界人士都认为汤景延是个富有神秘色彩的角色。他身在抗日民主政府工作,但与社会各种势力包括敌伪内部的相关人员都保持着一定的联系。
汤景延加入共产党组织后不久,苏中四分区任命他担任通海自卫团团长。当年的通海地区,地理环境比较特殊,社会情况也比较复杂。它西起被日伪军占领的南通城,东迄同样也被日伪军占领的海门县城的青四河,北靠南通县被封锁的通吕运盐河,南濒长江,东西70里,南北30里,是南通城日伪军控制东南海启的重要战略通道。19419月,新四军江海挺进支队挺进通海地区后,虽然控制了整个通海,建立了通海行署,但由于上述原因,抗日政权对外是不完全公开的,区乡级行政干部大部分是由当地有名望的民主人士担任。苏中四分区从战略上考虑,把通海地区作为同情区对待,也就是只是同情、支持抗日的意思。所以,汤景延的通海自卫团在党的领导下,作为一支完全灰色的地方武装存在。通海地区另外还有两支武装:一支是崇明警卫团,是为开辟崇明做准备的;一支是通海人民自卫总队,主要任务是承担区乡的武装建设。汤景延的通海自卫团既要配合上述两支武装的抗日武装斗争,同时还要配合搞好地方社会治安。这对通海接敌边区建立稳固的同情区,配合根据地的反“扫荡”斗争,巩固通中地区抗日民主政权,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汤景延还承担着上级领导赋予的许多特殊任务。如中华抗日救国会领袖,“七君子”事件的成员之一邹韬奋先生和全国著名的音乐家贺禄绿汀等人,由上海来苏北根据地,他们沿途所需的通行证件,包括贺绿汀后来去延安,都是汤景延通过敌伪内部的社会关系搞来的。邹韬奋在苏中四分区视察时,还在南通十总、骑岸、四安等地作过多次演讲,“疾呼团结、抗战、进步;抨击分裂、投降、倒退”,对苏中四分区广大青年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开展抗日救国斗争起了巨大的鼓舞和推动作用。
1943年开始,日伪加紧策划,调动兵力和物资,正准备对苏中四分区的通如海启四县实行“清乡”,形势十分严峻,斗争日趋尖锐。为了应对这一斗争形势,苏中军区党委决定将驻通海地区的崇明警卫团与通海自卫团合并为一个团,仍称通海自卫团,并由汤景延继任团长。所以,后来人们习惯上称其为汤团。
汤团正积极准备投入反“清乡”斗争的关键时刻,伪敌工总部南通分区区长(也称特工站长)姜颂平派了一位政客,此人与汤景延在李长江属下曾共过事,私交甚厚,平时总以兄弟相称。他与汤景延一见面,就直言不讳地劝说汤景延投靠日伪,共享荣华富贵,并列举几个兄弟投靠日伪后如何发迹和被重用的例子。汤景延一听,暗中反复思忖,此事非同小可,又不能马上拒绝,或许还有可用之处,一定要向领导汇报。他沉思片刻,便虚以委蛇:此事要与弟兄们共商计议后再说,但不管如何,我们还是朋友,我们的友情照旧。汤的一番话,政客听了满心欢喜,觉得汤的话里已有了苗头,便不住地点头称是。汤景延礼送这位政客之后,便立即向四分区领导汇报了特工站长姜颂平的劝降之事。
中共华中局和苏中区党委得此信息,立即进行了分析。根据当时的斗争形势和对敌斗争的策略需要,考虑到通海是新开辟的同情区,力量比较薄弱,地理环境不利,反“清乡”斗争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困难局面。同时又考虑到通海自卫团带有灰色武装性质,团长汤景延虽是中共特别党员,但政治身份尚未公开,而且他又在抗战初期在国民党地方部队和抗日杂牌军中担任少校团副等职,与伪方的上层人物有较多的“旧交”,可以利用。就决定将计就计,顺水推舟,由汤景延率团打入伪军,以刺探日伪军事情报,并牵制敌人,相机配合反“清乡”斗争。为加强做好这一特殊任务的准备工作,对自卫团进行了整编,遣散了一些对这一行动想不通的人员,并派顾复生等党员干部加强自卫团的领导。经过整顿,全团共有党员38人,确定党内实行单线领导,打入伪军时,全团共有6个连,630多人。
打入伪军内部是一只十分惊险的险棋,弄得不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汤景延心情也十分沉重,为了反“清乡”斗争的胜利,他接受了这一特殊使命。3月底,他开始了第一回合的较量,先与汪伪特工站站长姜颂平、伪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主任张北生进行了接触,后又与日军代表高木进行了会谈。汤景延始终坚持两条原则:一是建制不变,这是自卫团的本钱;二是防地不变,这里情况熟悉。经过讨价还价,最后议定:汤团接受伪军“苏北清乡主任公署外勤警卫团”的番号;部队原地驻防,保留原建制。
汤景延为不负使命,经过精心筹划,周密部署,于416日深夜,在桃源、震蒙两乡的交界处打了一场激烈的“战斗”。那天深夜,突然枪声大作,喊声震天,将一个在押犯待处决的奸细处死在战场上,并给其套上灰色军装。声称崇明警卫团反对自卫团起义,率少数亲信逃跑,追击未获,宣布汤团正式起义。假戏真做,取得了汪伪的信任,姜颂平派代表来正式予以“接收”。汤团被“接收”后,部队被分驻茅镇、姜灶、张芝山、竹行等据点。
5月上旬,伪江苏省政府主席李士群两次在苏州“召见”汤景延,晋升汤为旅长,授予少将军衔。将汤团的番号改为“苏北清乡主任公署保安司令部第二教导大队”。但是,敌伪对汤景延仍心存疑虑,很不放心。520,“清乡”公署命令汤团集中海门“点编”,来试探汤团是否真心接受。随即又命令汤团到南通城去整训,企图控制、监视甚至要吃掉汤团。汤景延随机应变,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机智、勇敢、果断、巧妙地应对了敌伪的种种阴谋。8月下旬,敌伪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玩弄新的花枪,声称为防备需要,将汤团所属部队分驻到刘桥、石港、骑岸、金沙、金余、余西、三余、东社、九门闸等地。团部移驻金沙,归日本大队长山本节制。这是敌人玩弄的十分险恶的花招,使汤团首尾相距100多里,部队的联络和行动受到很大的阻碍,极易遭受敌伪的暗算。
汤景延率部打入敌人内部后,配合苏中四分区反“清乡”斗争,做了大量工作。他们利用与日伪“联防”的机会,获得了大量重要的军事情报,及时送给抗日军民。汤景延利用敌伪内部李士群、张北生、姜颂平之间的矛盾,进行了分化瓦解工作。汤景延还以解决部队给养为由,开办了以他为总经理的“协记公行”。公行总部设在海门“汤公馆”,另在宋季港、牛洪港、青龙港设立了分行。协记公行以经商为名,掩护根据地干部出入据点,减少了通海地区在敌人“清乡”中的损失,还为根据地购买和运送大量的各类军需物资。
19439月,反对日伪的第一期“清乡”已胜利在握,汤团的任务已基本完成,继续留在敌人内部已无必要。加之汤团驻地分散,指挥管理不便。苏中区党委决定汤团举行军事暴动,把部队从伪军队伍中接出来。这也是一次十分艰险的战斗,既要斗智斗勇,又不能有半点失误。事先,苏中区党委派专人单线与汤景延取得了联系,并与各个驻地联络好。929夜,驻在金沙据点里的汤团,在汤景延的精心策划、指挥下,先设宴招待各伪军警头目,借酒醉之机,又设牌局打牌。时间一到,汤景延大手一挥,指战员立即将伪金沙特工组长翟光耀等多人击毙。接着,冲击碉堡,俘获了其他特工人员,摧毁了伪“行动大队”大队部和伪区公所。驻在其他据点的汤团部队,也同时暴动成功。在南通警卫团团长梁灵光统一指挥下,分别冲过敌人的封锁线,将汤团全部人员接应到指定的集合地点,胜利地回到了根据地。
汤团奉命打进敌伪内部,在虎口狼窝里与敌周旋,战斗了163个日日夜夜,出色地完成了这一特殊使命,最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敌人戒备森严的据点里,在长达百余华里的战线上,同时从日伪各个据点里破腹而出,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摧毁了敌人的部分碉堡、特工站、警察所,凯旋而归。汤团的这次行动,在敌人腹内搞得翻江倒海,极大地震惊了日伪军。
汤团的指战员们经受了一次十分严峻的考验,表现了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和富贵不能淫的良好品质。为欢迎汤团的胜利归来,苏中军区和苏中四分区先后召开了庆功大会和祝捷大会,庆贺汤团特殊战斗的胜利,高度赞扬了英勇机智地完成党交付的特殊任务的汤团全体指战员。
又一次以鲜血和生命谱写的悲壮人生
汤景延胜利回到根据地后,编为新四军一师独立团,率部参加苏中二分区对敌伪“扫荡”的战斗。194412月,汤景延部编入新四军苏中军区联抗部队,任副司令员,协助司令员黄逸峰指挥作战,配合苏中主力讨伐勾结日伪残害群众的国民党税警总团陈泰运部,都屡立战功。
1945年,日寇投降前夕,汤景延在苏中军区敌工部工作,参与对伪军的策反工作。921,如皋县城光复,他任如皋城防司令员。解放战争开始后,调任华中军区海防纵队司令员。1948年初,中共华中工委、华中军区组建师级建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边区游击纵队(简称苏浙纵队),任命丁锡山为司令员,汤景延任副司令员、党委书记兼政治委员、参谋长。丁锡山原在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等部任职,因不满国民党当局排斥异己,曾暗中将隐藏于老家的枪支和几十箱炸药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经中共华中工委上海工委的工作,丁锡山终于认清国民党的反动本质,毅然率部20余人起义。于19478月从水路奔赴到达苏北解放区,参加革命,受到华中工委和苏中军区陈丕显、姬鹏飞、管文蔚等领导的热烈欢迎。次年初,由海防纵队司令汤景延、政委吴炳奎介绍,经中共华中工委批准丁锡山为中共特别党员。新组建的苏浙纵队,汤景延成了实际上是主要负责人。这支部队的任务是秘密潜往国民党统治下的江南地区开辟工作,“深入敌后,开展游击,发展武装,迎接大军过江”。纵队编制共65人,除随丁锡山起义的20余人外,其余均由汤景延从苏中军区海防纵队抽调,共编5个班,并配备当时最精良的武器装备。
到国民党统治区去开辟工作,将是一场鲜血和生命的激烈战斗。1948212日,苏浙纵队从苏北合德斗龙港出发,两艘木船在夜色掩护下,于翌日零时到达奉贤县的钱家桥,在石桥头外滩登陆。身穿灰色军装和便服的战士井然有序地上岸后,在悄无人烟的海滩上迅速整好队伍,随即按照预定计划向西进发,很快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苏浙纵队南下是十分机密的行动,然而由于派出的先遣人员孙皎等在纵队南下前已遭国民党逮捕,无法前来接应。加上丁锡山的旧部徐顺庆、王荣等人的告密,敌人事先已经掌握了苏浙纵队南下的情报。两天之后,上海各家报纸纷纷刊出“近日共匪有小股武装窜扰沪郊,国民党派出劲旅会同地方团队围攻”的新闻。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宣铁吾固然调集了青年军203师第2旅、63152旅以及6个县地方保安团兵力,在奉贤、金山、青浦县等地区分头层层设防拦截围剿。
213凌晨3时左右,苏浙纵队到达奉贤县子隆乡潘家角地区宿营。下午4时,部队遭到国民党奉贤县保安团和附近乡自卫队和青年军的围攻。气势汹汹的敌人从四面八方围上来占绝对优势,经装备精良的苏浙纵队狠狠迎头痛击,几番打退进攻的敌人。双方激战2个多小时,汤景延左臂负伤,简单包扎后,趁初上的暮色和敌人溃退的机会,沉着机智地率部冲出了包围,丁锡山在突围中被敌人冲散。这次战斗,失踪5人。纵队大部分战士在汤景延指挥下,摆脱了围攻的敌人,向松江、金山县边区撤去。
214,部队到达松江漕泾、柳港等地,又遭国民党保安队的袭击。第三天拂晓,部队撤至迎龙庙一带,又在邢家宅遭受围击,在再度突围撤退途中,与丁锡山重新会合。16日晚,苏浙纵队在奉贤县邬家桥附近宿营后,于次日凌晨渡过黄浦江,穿过铁路,屡遭国民党军的封锁,屡次发生战斗。下午4时到达许巷,租用了3艘民船,打算由柳河进入淀山湖,以摆脱敌人的层层封锁围击,再转向太湖地区打游击。此时清点人数,全队尚存56人。
苏浙纵队正在许巷登船之际,国民党青年军正封锁了各港口,堵死了进入淀山湖的所有河道。2188时左右,部队冒雨乘船到达安庄镇时,突然遭到国民党地方团队的围击,部队被迫弃船登陆,转移到淀山湖以南4公里处的尤滨村,被国民党青年军和青浦、松江两县保安中队包围。苏浙纵队且战且走,在南尤滨利用地形筑起了简易工事,准备坚持战斗到天黑突围。谁知敌人兵分四路,从四面蜂拥包围上来,人数超过自己10数倍。腹背受敌、孤立无援的苏浙纵队在丁锡山、汤景延司令的指挥下,顽强抗击,异常激烈的战斗进行7个多小时,阵地前敌人尸体累累,纵队也牺牲了14名战士。
苏浙纵队指战员自12日夜间登陆以来,整整7昼夜中只吃过两餐饭,每天睡眠不足两小时。连续不断的紧张战斗和饥饿、寒冷、疲劳,大大消耗了他们的体力,弹药也将近耗尽,在一再增调兵力的敌人连续发起的攻击下,被围困的苏浙纵队的防守渐渐不支,突围希望也已不可能。在这紧急关头,纵队党政军委员会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身份已公开的汤景延与其他未暴露的同志相互对好“口供”,做好最坏的打算,用以对付敌人,并相互勉励,准备经受严峻的考验。下午3时许,敌人又调来迫击炮进行炮轰,苏浙纵队的阵地终于被突破。丁锡山司令在激战中不幸中弹牺牲。汤景延副司令率少数战士向乱坟山撤去,准备继续坚持战斗。在进乱坟山途中,被事先设伏的敌人抓获。
苏浙纵队遭受失败后,14位牺牲的战士被暴尸于青浦县艮成门外河边。敌人还凶残地割下丁锡山司令的头,悬挂在城门上示众。
汤景延和被俘的大部分战友们,被关押在青浦县监狱内。随即,汤景延又被单独押解到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
汤景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被俘后显得格外冷静。严峻的考验,正是他以一个共产党人的大无畏的气概,履行对党对人民誓言的重要时刻。他大义凛然,面对敌人有意安排的中外记者的提问,他义正辞严地声明:“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不是你所说的土匪。我们到江南来,是为了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解放江南人民!”
汤景延在狱中受尽了折磨,在严刑拷打的敌人面前,他咬紧牙关,毫不屈服,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跟敌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他忍辱负重,严守党的秘密,始终没有向敌人吐露半点真相。
1948514下午,敌人将汤景延从牢房里提出准备执行死刑。在上海四川北路的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大院内,狱医奉命要给汤景延注射吗啡,并端来烈酒好菜,说是可以减少一点痛苦,喝足吃饱好上路,都遭到汤景延的严词拒绝。被押上囚车时,汤景延面不改色,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党是杀不完的!”临刑前,他坚不下跪,被击中后仍直立不倒。汤景延视死如归,钢铁般的斗志,以鲜血和生命谱写的悲壮人生,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宽广胸怀和崇高的革命气节。
上海解放后,党和人民找到了汤景延、丁锡山等同志牺牲的遗体,与王孝和烈士一道安葬在上海烈士陵园内,永远缅怀这些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的传奇英雄。(王兴相)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史志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0054709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