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史苑撷英
赤胆忠心在 拳拳报国行——袁国平为新四军政治工作呕心沥血

【信息时间: 2015-10-29   阅读次数: 】 【打印】【关闭】  

    父亲担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认真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赋予的使命和毛泽东同志的谆谆嘱咐,他和新四军的其它领导同志一起,在大江南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同时,发展新四军,开辟和建立根据地。
       1939年2月,周恩来来新四军视察,与叶挺、项英、陈毅和父亲等新四军领导一起确定了“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方针,到1940年底,新四军由1938年4月整编时的10329人,发展壮大为88744人。
       在新四军发展壮大过程中,政治工作发挥了重大作用,父亲为此呕心沥血,忘我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新四军是由红军和游击队整编而成的,在三年游击战争艰苦卓绝的斗争中,红军游击队通常分散成几十人甚至十几人的小分队各自为战。组建后仅整训数日就深入敌后抗战,部队建设的各项工作很难正常进行。为开拓新四军政治工作新局面,父亲领导了部队进军敌后的动员,两次主持召开新四军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对新四军的政治工作提出新要求;参与主持召开新四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并作《过去党的工作总结及今后党的建设的报告》,对确保党对新四军的绝对领导作出部署;主持制定《新四军政治工作组织纲要草案》,使新四军的政治工作更加系统化、条例化和制度化;参与新四军分会和东南局的集体领导,为新四军的发展壮大、地方党组织的恢复发展和对敌斗争,作出了积极努力。父亲在新四军工作期间,起草和编印的《新四军政治工作十讲》等文件,已成为我军政治工作的宝贵财富。他领导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到前线去,用歌咏、绘画、戏剧等艺术形式向战士和群众宣传抗日,还参与了《新四军军歌》创作的组织领导工作。在他的主持下,新四军政治部先后创办了《抗敌报》、《抗敌》杂志和《抗敌画报》。
      父亲积极组织并参与了《新四军军歌》的创作活动,参与了将陈毅的诗《十年》改为军歌歌词的集体讨论,突出了东进抗敌和向敌后进军的思想,他还要作曲家何士德在谱曲时加强战斗气势,将歌词第一段最后一句“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和第二段“前进,前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都要重复两次,为军歌的诞生做出了贡献。1940年1月,父亲主持了关于话剧《繁昌之战》的讨论,并发表了《论〈繁昌之战〉及今后戏剧创作的方向》,对戏剧创作的方向、剧作家的政治修养和艺术修养等讲了自己的见解。皖南事变前夕,父亲还亲自创作了《别了,三年的皖南》歌词:“刺刀闪光,子弹上膛,挺起胸膛开入敌后战场,别了,三年的皖南……”并由任光谱曲。这首悲壮的战歌,见证了江南新四军离开皖南、北渡长江、向东发展、开辟苏北的战斗历程。
       节选自袁振威文章《深切怀念我的父亲袁国平》
       袁振威,海军作战指挥学院博士生导师,解放军少将


图为:1947年袁国平夫人邱一涵与其子袁振威

                        袁国平是优秀的红军高级将领


袁国平(1906一1941),湖南宝庆(今邵东)人。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10月,入黄埔军校第4期政治大队学习。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6年7月,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左翼宣传队队长,随军北伐。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后转移至海陆丰地区坚持斗争,任工农革命军第4师党代表。1929年11月,任工农红军第5军政治部主任。l930年6月,任工农红军第3军团政治部主任。同年8月,任工农红军第8军政治委员。1933年1月起,先后任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红军第1方面军政治部代主任。参加中央苏区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两次人闽作战。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后方办事处政治部主任,工农红军学校政治委员,抗日红军大学第2分校政治委员,教导师政治委员,中共陇东特委书记兼八路军驻陇东办事处主任等职。

                     皖南事变中,袁国平壮烈殉国
1941年1月14日晚,袁国平在皖南事变突围中,身负重伤,躺在树丛中。当他被卫士连副连长李甫及战士们发现时,浑身血肉模糊不能行走。他睁开眼腈吃力地对李甫说“这些战士都是革命的种子,赶快突围,把他们带出去!”“你们走你们的,不要管我了!”战士们用树枝简单地扎了个担架,抬着他就走。天亮前(约早晨5点)赶到青弋江章家渡。渡河时被敌人发现,密集的子弹射来,抬他的战士一个个倒下,袁国平也掉进水中,战士们继续把他抬起来,约4吩钟后到达对岸。此时,100多人的队伍就只剩下三、四十人了。袁国平在渡河时再度受伤,身体极度虚弱。战士们喊了半天,他才醒来,挣扎着把一笔记本和七块大洋交给李甫,断断续续地说“你们赶快突围,不要管我了,否则,一个都出不去。向组织上替我汇报……”并指着大洋说“这是党费!”
       大家泣不成声,这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袁国平已悄悄地摸出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板机。
       这意外的情况把大家震惊了,战士们还清楚地记得,就在几天前,面对国民党顽固派的重兵围剿,袁国平对部队作了战斗动员:“皖南的新四军就像池塘里的龙,无用武之地。出去就活了,龙入大海,威震四方,将使敌人丢魂丧胆。现在国民党顽固派对我们进行袭击,给我们造成了困难,我们一定要冲出去,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因为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铁的新四军,如果我们有100发子弹,要用99发射向敌人,最后一发留给自己,决不当俘虏!”
       袁国平用自己的英雄壮举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图为:新四军高级将领1939年在皖南合影。前左二为粟裕,后排左起:袁国平、陈毅、周恩来

链接   
       袁国平的爱人邱一涵同志,是一位红军中为数不多的长征女战士,也是《续西行漫记》书中提到的30位红军女战士之一。她1929年与袁国平同志结为伴侣,他们政治上相互关心,工作上互相支持,并肩战斗十几年。1940年他们被新四军军部评为模范夫妻,深受广大指战员的爱戴。解放后历任中共南京市委常委兼组织部长、华东妇联主任,上海市妇委书记,江苏省委常委、江苏省监委书记、全国妇联执委等职。
       由于战斗负伤和工作劳累,积劳成疾,邱一涵同志不幸于1956年病逝。

                   袁国平是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者
袁国平同志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的高级指挥员、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者。是一位我所尊敬的在党史、军史上有重要影响的英雄人物,牺牲时只有35岁,生命短暂却又波澜壮阔。他1925年就在黄埔军校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北伐战争、南昌起义、广州起义、井冈山的斗争、创建中央苏区、组建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五次反“围剿”、万里长征、创办红军学校、领导红军大学、开辟抗日根据地……直至担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牺牲在“皖南事变”的战场上。从20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至三十年代末,风起云涌的大革命史和土地革命史中许多重大事件,特别是我军艰难创建发展时期的重大历史事件,都留下了他坚定而光辉的足迹。袁国平同志是我党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者,无论在红军时期还是在新四军工作期间,都重视党的建设,注重培养干部,积极指导部队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在政治工作的诸多方面颇有建树。袁国平同志为我军政治工作建设做出突出贡献,这与他深刻理解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紧密联系部队工作实际,善于总结经验,以及出众的个人才干是分不开的。他和他的战友们探索和总结的我军政治工作经验,已经成为我军政治工作优良传统的组成部分,是我军宝贵的精神财富。
       摘自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的《袁国平纪念文集》序言


图为: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同志。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南通市通州区史志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0054709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